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与人为善、乐于助人

时间:2019-03-02 21: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程秀芹笑着说道。每天一清早,程秀芹已经为大伯哥和丈夫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然后为两人准备好洗漱用具,倒好热水,在两人吃饭时,她赶忙收拾寝室,吃完饭,程秀芹收拾完餐具后又马不停蹄的打扫庭院卫生,稍稍喘口气后,又到了中午,继续忙碌……如果是在冬天,那这些程序更加繁琐:点炉子,打扫庭院,清理炉灰……隔一段日子,觉得大伯哥头发该理了,程秀芹就亲自上阵为他剪发,多年的练习使得程秀芹真成了半个“理发师”。程秀芹今年62岁,年逾花甲,一般这个年纪的老人,都已经安享晚年。“家里亮堂、干净,病人心情也会好一点。程秀芹的大伯哥自病后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为病人做饭、洗衣服、理发、拆洗被褥等家务事成了程秀芹每日的工作。她都会笑着拒绝:“大伯哥年轻时候也为这个家庭贡献了,人老了,照顾是应该的,谁让咱是一家人呢。程秀芹忙里忙外,日日操劳不休,好在当时有大伯哥一起帮忙支撑着这个家。无论寒冬酷暑,不管风霜雨雪,程秀芹就这样数年如一日的精心照料,使丈夫和大伯哥的身体不断得到恢复。

  天有不测风云,程秀芹丈夫患病的第二年冬天,程秀芹的大伯哥因突发脑梗塞导致半身不遂,家里不仅又少了一个支柱,更多了一个需要照料的病人。”一家人,看似轻巧的一个词语,却是沉甸甸的落在程秀芹的心间,短短一句话,却承载了程秀芹多年的心路历程。这些年程秀芹没让丈夫和大伯哥在病后受到一点委屈、吃过一顿冷饭,她还时常给两位病人改善伙食来增加营养,但她自己却时常忙的喝不了热水,吃不了热饭。虽然家有两个病人,但来到程秀芹家中的人都会惊讶于她家里的干净,程秀芹将家里打扫的窗明几净,整洁得体。人前常常一副笑脸的程秀芹,自己却常常偷偷在没人看见的时候落泪,排解劳累,疏解心酸,这些年的不容易,她一个字都没有对旁人说。一打开箱子,周玲如数家珍:合唱歌谱、二胡曲谱、拍摄的照片图集、还有各式诗词资料,整整齐齐地码好。“冰雪早已覆盖我的足迹,远方的炊烟摇曳温暖的呼唤,风儿无法吹断我回望的视线,家园好像永远征途漫漫……”每当程秀芹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时,总会忍不住泪流满面,这并不是因为她对“闯关东”有什么特殊的情节,而是这首《家园》,唱出了她这些年寒来暑往中的心酸,也唱出了她这些年风霜雨雪中的坚持。

  “一步步付出,一阵阵雪野,希望我们永不放弃……”程秀芹时常哼着这首她人生的“主打歌”,依旧乐观而坚强的生活着,奋斗在这个她一生的归宿——家园。面对这些困难,程秀芹没有被吓倒,为了不影响子女的工作,她对子女们隐瞒了老人的病情,自己坚持照料着两个病人。但程秀芹咬咬牙鼓鼓气,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程秀芹是临邑县德平镇东关社区的一名普通家庭妇女,提起程秀芹,熟悉她的人没有不竖大拇指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与人为善、乐于助人,更是因为她多年来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脑溢血行动不便的丈夫和半身不遂的大伯哥。未见周玲,先听到的是她随身携带的小型百宝箱发出的声音——一个自带拉杆滚轮的小行李箱。“咕噜咕噜”。每当邻居们感慨程秀芹多年的辛苦,劝她将大伯哥送往养老院时。但子女都在外地工作的程秀芹,不仅伺候着因罹患脑溢血而行动不便的丈夫,更日日精心照顾着半身不遂的大伯哥。程秀芹的大伯哥今年已经77岁,年轻时因为家境不好没有成家,多年来一直同程秀芹一家生活,平时大伯哥的饮食起居都由程秀芹夫妇二人打理,日复一日的悉心照料,从未感到厌烦。六年前,程秀芹的丈夫患脑出血,虽经过治疗仍留下了行动不便的后遗症,家里的顶梁柱塌了,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程秀芹一人身上,这在别人看来这个家非得散了不可。

(责任编辑:2018夜夜干日日干天天啪_天天啪日日在线观看)